清镇市红枫湖畔的中国首个环保法庭

  2007年,作为中国第一个环保法庭,贵州省清镇市人民法院生态保护法庭(2017年8月更名环境资源审判庭)设立,十一年来,这个法庭在很多案例上做出立异 性探究 ,用一个一个的判例,一点一点地填补了生态文明体制机制建设空白。

  红枫湖畔:中国首个环保法庭诞生

  清镇红枫湖景区内,清镇市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位于 在一处枝繁叶茂的小院里,办公室的墙上,至今还挂着十多年前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万鄂湘来贵阳视察时的照片。

  2007年9月,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的万鄂湘在贵阳视察期间,目睹了贵阳三洪流 缸之一 ——红枫湖湖水受污染的状况 。

  其实从2002年以来,红枫湖的水质就呈现 了恶化的趋势。“蓝藻接连 几年迸发 ,整个湖面像绿色油漆一样,居民从家里的自来水龙头就能够 闻到显着 的腥味。”居住在红枫湖边上的当地人关于 当时的情形 记忆犹新。

  中国首个环保法庭的诞生,就是为了还红枫湖一片清澈。

  关于 环保法庭建立 的故事,清镇法院院长舒子贵虽然不在现场,却传闻 过不下百遍。“当时,万鄂湘在相关领导的伴随 下,亲自搭船 去红枫湖上了解污染状况 ,他们在船上达到 了要建立 环保法庭的开始 定见 ,期望 能通过法令 手法 来管理环保问题。”

  众所周知,有的河流会跨越几个城市,当上游的居民污染了水源,下游的居民就要喝“脏水”,相同 ,红枫湖水域宽广,虽然是贵阳人的“水缸”,贵阳却无法去“问罪”来自上游其他城市的污染源。

  “领导们的主见 ,就是建立 一个环保法庭,让它可以跨区域办案,解决红枫湖污染管理 一直缺乏力度的问题。”舒子贵说。

  于是,原告贵阳市两湖一库管理局诉被告位于安顺市的贵州天峰化工有限职责 公司污染侵权环境公益民事诉讼案成了清镇环保法庭的第一同 案子,这个案子也是贵州省首例环境公益诉讼案。

  “当时通过 质证和几轮争辩 ,不足20地利 间,顺畅 宣判。”清镇市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庭长罗光黔说,在后续执行过程中,天峰公司主动全面关停出产 线,使红枫湖的污染源头完全 清除。随后,贵阳市政府也加大了对红枫湖的管理 和监管力度。

  据介绍,通过对天峰公司案的审理,2010年红枫湖水体中总磷含量较案件受理前的2007年下降了近60%,红枫湖水质大为改善,现在 整体 水质已达到二类。

  司法理念:守住开展 与环保的两条底线

  2010年12月30日,贵阳乌当区定扒造纸厂的老板因为偷排污水被告上法庭,状告他的是贵州本乡 民间环保组织贵阳大众 环境教育中心和中华环保联合会两家环保公益组织。

  当天,这一公益诉讼案不只 引来了环保部门、公益组织的注重 ,同时也吸引了很多 媒体的注重 。

  通过 近两个小时的庭审,休庭20分钟后,清镇法院环保法庭的承方法 官宣布咱们起立,庄重宣读一审判决:定扒造纸厂当即 停止向南明河排放工业污水,消除对南明河的危害,并支付两原告为收集 证据而发生 的合理费用及承当 本案发生 的分析检测费用、诉讼费算计 1.2万余元。

  当时在审判长的左右两边,坐有两位“人民陪审员”,一位是环保高级工程师、贵阳市两湖一库管理局局长帅江,一位是环保专业博士刘晓静。

  清镇市人民法院环境资源审判庭庭长罗光黔说,专家陪审员参加 审理案件,提高了审理质量和功率 ,专家也为解决该企业是否可以 整改的问题提供了证言。

  后来通过在定扒案件中发出的法令 定见 书,政府职能机关还关闭了在定扒厂周围不符合 国家产能要求的造纸厂,但关于 符合 产能要求的企业进行了合并晋级 。

  回过头看天峰案和定扒案,罗光黔说,环境公益诉讼的用意是解决存在的环境问题而不是打压企业,所以我们受理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多以司法手法 督促企业整改,以此来达到环保要求,从而守住开展 与环保的两条底线,做到双赢,“现在这已成为环境资源审判庭的司法理念。”

  多个案例:创下全国“首例”

  “终于绿回来了!”站在贵州省息烽县小寨坝大鹰田堆场旁,贵州省环保厅政策法规处副调研员尹健不无慨叹 ,这里早年 堆满了废弃的磷石膏,白花花的一片,足有两三个足球场那么大。而现在,8万立方米的废渣已悉数 被运走,通过 从头 覆土,重返绿茵。

  2017年3月28日,贵州省清镇市人民法院生态保护法庭(2017年8月更名环境资源审判庭)办结了全国首例省级人民政府提起生态环境损害赔偿商议 后请求 司法确认案件。触及 该案的贵阳开磷化肥有限公司曾委托息烽诚诚劳务有限公司处理工业废渣,却被息烽诚诚劳务有限公司随意堆放,形成 生态破坏。